看懂风筝,读懂人性

作者: 何朱必 分类: 影视综艺,心情刹那,更新… 发布时间: 2021-05-08 09:28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信仰与忠诚(视频)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经常看到影视迷们的分类,譬如谍战片,最好的是谁谁谁、谁谁谁,总跑不了《潜伏》啊《红色》啊什么的。

自然,还有《风筝》

柳云龙在谍战剧领域的位置众所周知,这种事儿怎么能拉下《风筝》?……

豆瓣评分8.8,应该说相当不低了。有网友们在下边留言,说给《风筝》打分低的,都是智商有问题,看不懂。

我没有追剧的习惯,再好的电视剧也经常看上几集就扔那不管了。后来我来了兴趣,想瞅瞅什么剧啊还得智商的配合。很多网友千叮咛万嘱咐,说要看《风筝》一定要看送审版51集的,46集的播出版本已经淡了味儿了,就像麻辣烫被抽去了麻辣,你懂的。

51集的版本还真不好找。但只要你用心,再不好找也还是会找到。

我以几乎一天10集的速度看完了这部剧。不是非想这么快,后来是欲罢不能,想停也停不下来了。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这部剧给了我非常大的震撼。

不是它的情节,而是它在人性刻画上的历史性突破。

它的导演兼主演柳云龙被称为“谍战片之父”,这部剧自然也带着他浓烈的“柳式风格”,但不同以往的是,它只有前20集算是谍战的情节,而后30集应该说是现实题材,是建国后整整一个时代的缩影。

这个“野心”真的不小。

《风筝》的主创并没有特别着眼于叙述一个谍战故事,“谍战”只是它的一个“壳”。前面部分不过是给后边搭的一个框架,它其实把全部的努力都灌输给了一个很“主旋律”的主题:信仰。

具有突破意义的是,这里既有共产党人的信仰,也有国民党人的信仰,所有剧中人物的情感及命运,就交织在各自的不同信仰之中。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阐释这个主题的“工具”和“抓手”,就是“人性”。《风筝》对人性刻画上的创新与大胆,堪称具有“解放性”意义。当然引来了很多争议,但却是一个有益的开端。

在我所看过的所有国产谍战题材剧作中,它所迈出的步子和所做出的探索,独一个,没有第二。

柳云龙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去讲好一个脑洞缠绕、扑朔迷离的故事,而是试着进行更深层次的挖掘和更高维度的思考。

他知道这条路充满坎坷和崎岖、孤独和危险,但仍义无反顾,孑然独行。就凭这个,佩服。

所以,《风筝》一搁就被搁了5年。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《风筝》的主情节并不复杂

解放战争前夕,代号“风筝”、潜伏在重庆军统高层的共产党员郑耀先,被既赏识他同时又怀疑他的军统老大戴笠交给了一个任务,伪装《中央日报》记者去延安,与一个深埋在中共内部的代号“影子”的高级特工接头,拿回重要情报。

从此,找到并挖出这个“影子”,排除掉埋在我们身边的这颗“雷”,就成了“风筝”念念不忘的宿命。

同样,敌人也明明白白的知道“风筝”的存在,把他揭出毁掉,也成了“影子”的首要任务。

只不过他们谁都没有想到,找到对方,竟用去了他们各自的整整一生。

这个国共两党两个最高超、最隐秘的高级特工30多年的斗智斗勇,构成了全剧最大的悬念,同时也是最大的看点。其中的山重水复,千回百转,在最后揭开谜团,令人拍案叫绝。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1931年进入我党、身为延安情报科科长的韩冰,论资格绝对是一个老革命了。她与郑耀先在延安结缘,此后的几十年争争斗斗,始终是一对“对手”。其实后来她心里明镜儿的知道,周志乾就是郑耀先,但她绝不是要置他于死地,而是千方百计的保护他,保护这个“军统六哥”。

因为她就是“影子”。她的任务是找到“风筝”。

但她,万万没想到“老六”就是“风筝”。

同样,郑耀先也不知道韩冰就是“影子”。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所以,在后来的一系列政治运动中,沦为蝼蚁的他们相依为命,甚至互生情愫,欲结百年。

郑耀先对韩冰的感情也是真挚的。他认为,韩冰是一个有党性、有正义感、刚直不阿的共产党员,所以他冒着给自己加罪的危险,上书替韩冰伸冤;在很多人都忍不下去的“文革”中,勉励韩冰,相约两人一同活下去……

粉碎“四人帮”后噩梦终于过去了,在这苦尽甘来的时刻,两个老特工几乎是同时发现了对方的破绽。

“风筝”和“影子”在两人的相知之地最后摊牌,“图穷匕首见”。两个人已经各自准备好的“结婚申请书”竟成了诀别的见证。

命运有时就是一个笑话。这对儿相识了30多年的“苦命鸳鸯”,因为不同的理想和不同的信仰,最后天地永隔,各自一方。

“也信美人终作土,不堪幽梦太匆匆”。韩冰终于饮鸩自尽,“影子”自此成为一个传说。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在我们多年受到的教育中,会经常谈到“信仰”,但很多时候它只是作为一个词汇而存在,在《风筝》中通过生离死别、命运跌宕,你才会真正感受到“信仰”的力量。

担负着重要使命的郑耀先,多年的卧底生涯有时他把自己到底是什么人都搞不清楚了。是“军统老六”还是“风筝”,经常自己都说不明白。

但在他的心底,他始终牢牢不敢忘记的,是对共产主义的信仰,是对党的无限忠诚。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中国有句老话,“人非草木孰能无情”?在军统闻名遐迩的郑耀先,自然也有一群忠心耿耿的部下,甚至可以说是互相换命的弟兄。

他原来的手下,也是他的兄弟、潜伏重庆的宋孝安,得到台湾的指令可以回台侍奉老母。为了抓到宋孝安,郑耀先扮作乞丐,在码头登船口指认抓捕。

装扮成瞎子、已过了公安人员数道视线就要上船的宋孝安,突然看到了多年不见的六哥。他以为暴露的是郑耀先,便放弃了上船的机会,掏枪掩护郑耀先逃走。

后果是可想而知的。被打成蜂窝的宋孝安未能在老母的膝前尽孝,但他是带着笑容死去的,因为他保护了自己视为兄长的六哥。

任务完成了,但郑耀先的心里同样在流血。他泪流不止。他对得起组织,但对不住自己的兄弟,对不住啊!……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同样处理的还有他的得意弟子、军统香港站站长宫庶。

在重庆潜伏时的宫庶,因果敢隐忍、狡计百出搞得我们的公安无计可施。后来虽然知道已到香港的宫庶再度潜回重庆,但警方仍然不知从何下手。

能摸准宫庶的脉、知道他的思路的,只有他的老师、也是他六哥的郑耀先。

于是,在清明节那天,宫庶等到了前来祭奠亡妻的六哥。分别多年的宫庶喜出望外,但指在他后脑勺的,是郑耀先颤抖的、富含内容的枪口……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在牢房里,悲愤的宫庶把郑耀先带来的点心摔在他的头上。他死活也不理解:“军统六哥背叛三民主义,这到底是为什么?……”

郑耀先平静地回答:“我从来就没有信奉过你们的主义。我是一个共产党员!”

这意想不到的回答如当头雷击!使从来临变不惊的宫庶心理基础立时坍塌。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把在军统的弟兄们一个个送上死路,郑耀先的心里是痛苦的。每一次都是对他人格的一次撕裂,是对他心灵的一次撞击。

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,共产党人有,国民党人亦有。如果说谁有错,就错在了他们分处不同的阵营。

既然第一脚就分别迈向的是一条不同的路,那也就注定了最后不会是一个相同的结局。也正是在无数个残酷的抉择中,更凸显出信仰的力量。

这部剧对超脱政治信仰的兄弟情意的刻画,改变了以往对国民党特务脸谱化的设置,超出了我看到的任何文艺作品,在创作上是重大的突破,在审查尺度上同样是重大的突破。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后来在各个平台上都看到很多网友对这一点的不理解,可以说争论激烈。

这里面对当年国共历史不是特别清楚的年轻人居多,他们不知道阶级对抗就是你死我活,没有丝毫融合的余地。20多年的争斗,死在国民党枪下的共产党人数不胜数。

反过来,郑耀先的兄弟如果早知道他就是“风筝”,下手也同样不会软。

《风筝》:一个披着“谍战”外衣的“野心者”

总之,《风筝》是一部真正思考的作品。它把生死别离、相爱相杀、人生命运等融入历史进程之中,不满足于谍战剧本身的“舒适区”,主动求新、求变、求开拓、求破局,不仅仅是要讲好一个故事,而是力图浓缩一段历史。

仅此心胸和勇气,就是好样的,就为别者所不及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赞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